這樣的事

敦厚言語

去中華電信,
見一年輕媽媽攜一幼子來繳費,
他們且將離開時,
媽媽走在前頭,幼子在後頭喊等等我~

此時那位腿上有著美麗刺青的媽媽溫柔的對幼子說:
「我永遠都會等你的,你別急,慢慢走~」

多麼美,多麼慈愛的一句話,在無意間聽見,
讓我感動好久~~~~

******
我們諸於孩子,不只是刻意的說愛或寵溺,
在孩子無時無刻的反芻中,
敦厚的言語對待,會讓他們更明白父母細微的給予。

廣告

親近的陌生人

  生命晃動,即將邁入不惑的光景,看見愈來愈多愈多的離別,算是正常?

  但是生命因為情感疏離而忽略彼此健康造成的死別,卻是如何的椎心亦換不回遺憾一生的悔恨。朋友michi就是這樣。 

  沒有工作的丈夫已經自己瞧不起自己,更惶論他人眼光。想要離婚的念頭在michi心中揮之不去,總是想著等孩子大些再處理她與丈夫的關係。夫妻總是心形相悖離,雖生活一起,卻像是住在一起的陌生人。

  丈夫告知肚子痛時,家人不以為意,叫他吃吃五塔散或胃散,應該一下子就會改善肚子痛的症狀,殊不知死神已悄悄來到身邊,送醫6小時後時已回天乏術。

  不到一天光景,便已天人永隔。雖平時情感疏離,一旦遇上這樣的事,仍是難以接受的痛。

  許多事總是遇上了才懊悔當初不該如此,michi直說她怎不多關心丈夫一些就不會這樣。或許是吧….稍微關心一點點難關或許不會那麼早到來,但是誰知道呢?誰會料到無常來的這麼快,讓人措手不及。

  

  

教出女孩的自信

  Lu發了一個噗,說:「乖孩子長大以後比較沒有自信。」我也奇怪為何乖孩子長大會沒有自信,想想梧桐小時候也是一個乖孩子,現在雖不是凡事自信滿滿,但也不是沒有自信。於是我又回應了lu說: 「昨天看了這一期的親子天下,也有一篇"教出女孩的自信"我讀了好久,看得好仔細。 」lu又回說:「心得。」哇!這年頭回噗給格友還得寫心得呢!不過這心得是我自個兒應允的,怎能說三道四呢!

  

◎讓她知道你的愛和驕傲
  根據《親子天下》的調查,國小女生都還有很好的自我感覺,但國中女生卻普遍對自己的外表、學業表現不滿意。比起男生的大剌剌、不在乎自己的形象,女生比較完美主義。她們不敢、不願意犯錯,一點點成績上的滑落,小小的挫敗就讓女孩相信自己註定要失敗變得不敢冒險嘗試。

◎傾聽,陪伴
  比較年幼的孩子可能會需要父母的保護和介入,但青少女通常只需要傾聽與了解她們的感受。聽女兒把故事講完,聽她們怎麼看一件事,讓她發洩情緒。女孩特別在意人際關係。且女生喜歡講,但因摩擦和距離很近,常有的人際癥結就是忌妒、背叛、小團體。(國小時,梧桐曾因選舉模範生,被同學排擠過,且對象不只是女生,男生耍起小心眼也是很可怕滴)

  父母要給女兒空間和時間去和朋友互動,學習認識另一個跟她不同的人,也接觸異性,看到不同的感受和想法。

  信任是父母送給青春期女兒最好的禮物。父母真正的影響力不是來自控制,而是和女兒發展一種信任的關係。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,你需要贏得女兒的信任,她需要感覺到你把將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,有一些值得重視的想法和觀念。授權給女兒,讓她了解最終她要為自己負責,而父母相信她的判斷。

  文章的結尾有個小整理,標題是『女兒的自信,關鍵在父親』女兒怎麼看待自己,與爸爸的正向鼓勵緊密相關。如果爸爸在生活上會幫媽媽的忙,其實就是在向女兒示範兩性的平等。

  記得翊涵在前不久的日記裡寫道,我們家平常由媽媽煮飯,假日爸爸會煮我們愛吃的義大利麵,我和妹妹也會幫爸爸媽媽的忙,且小姐妹認為她們已經長大,也有興趣學習廚房的種種。因為爸爸也參與其中。

  我的媽媽總是給我們姐妹滿滿的愛,以前總覺好像有什麼不太自在,因為母親總是把我們當孩子,至今仍是,愛的太滿,已經溢到有些難以平衡。直至自己漸漸成熟明白那是母親過於呵護的關懷,反倒現在會與母親溝通,告訴媽媽一些祝福勝於耽憂的觀念。媽媽也能接受,也在慢慢的成長中。慶幸媽媽與我都慢慢懂得這些正向的道理,在母女關係裡,我們是倒吃乾蔗。

  女兒漸長,自我意識愈益開拓,記得上個月我們的關係也因女兒的家庭作業而產生緊張情緒。所幸,我們能敞開心底,用正向能量引導女兒將負面情緒說出,讓女兒的自信不致落單。女兒成長的路仍遙遙,還是期盼自己能將「靜心」完整呈現,我們的情緒 OK,相信不只帶給自己美好,家庭所有成員將會是靜心最大的受惠者。

  

出發

  即將要開學,請孩子將書包與作業整理好,睡前,我問她們:「都整理好了嗎?」涵想了一下說:「媽媽,作業與書包都整理好了,可是我的心還沒準備好。」兩個月暑假,心散了,精神鬆懈了,即將的上緊發條,不安與張惶油然而生。安逸的日子一旦習慣,繼續面對緊湊與挑戰,就會讓人排斥和卻步。只有孩子這樣嗎?或許媽媽的感受如此,孩子亦然吧!

 

  去年我們換了不同居住環境,家中常有一隻小客人在牆面造訪,每每瞧見牠出現,我老是不安,深怕牠會爬往身邊。從小我就懼怕牠的出現,以前總是有爸爸幫忙趕牠出門,免了我的恐懼。可是,整個暑假只有咱們母女仨在家,白天沒人幫忙趕壁虎,女兒驚慌大叫,該如何是好呢?為母則強?膽小如我,一樣不敢,因為我的驚懼連帶引發女兒的害怕,我該鎮定安心,女兒才能免於恐懼。於是每當壁虎又出現時,我開始不理會牠,葵雅總會提醒我們牠的出現,我開始不露顏色,告訴她壁虎並不可怕,牠好像也蠻可愛的。其實我也學著開始說服自己,要接受牠,牠並不可怕,每當於此,涵便回說,對呀,壁虎是好的小動物耶,因為牠會吃蚊子哦。

 

  哇!馬上引來涵的正面效果,雖然我的心中仍對壁虎有畏懼,縱使牠在牆上悠遊行走時,我仍不敢正眼瞧牠,但在言語中,我不提及害怕的感覺。現在涵已能用腳踐踏地板發出聲音,趕走牠離開我們的視線,我想這小娃兒的接受度比我更快呢!現在不只女兒們,連我都慢慢地不再害怕這隻會吃蚊子的小動物了。

 

  放下害怕的感覺、接受害怕的本質、釋放害怕的能量,母親的所有情緒都能帶給孩子充份感受。學習了一次又一次接受,每一回的接受都是另一個全新出發的感受,我慢慢地學習中,帶給自己、孩子,更多全新的出發。

GPS,此路不通

上週到中科找客戶拿資料,不熟處總得需要工具指點迷途,老是依賴的GPS卻讓我吃羹,「通山路左轉…..」慘!施工中!道路封閉,抓著方向盤往前開,「已偏離目標,重新設定中….」繞了一大圈,回到原處,GPS仍告訴我施工的方向,可我無法從那兒走,再次回轉,繞到超大的中科路,摁下車窗,請教路人,原來我的目標只需往前三個紅綠燈右轉即可,可我偏固執的死守著已經暫時失能的GPS。

 

  回到原始的「問路」,才知目的地就在眼前,而我的眼睛被「依賴」矇騙了還不自知,繞了許多冤枉路,才知原來的方法還是最受用的。雖然GPS對方向感不甚理想的我很受用,但某些路況,似乎是天天走著,還是照著熟稔度而行,返回原本的模式,似乎有時亦為不可或缺的方法呢!

不再是芝麻

分享一則小故事:

  昨日傍晚收費結束,行經地政事務所,驚訝發現人行道趴著一個男孩,我竟提起勇氣停下摩托車蹭到男孩的身邊喚他,幸好不遠處也有一好心男孩已在撥電話報警。

  那男孩一動也不動的,額頭著地處有著明顯血跡,他的摩托車拋在路邊,我試圖用力的喚著男孩的姓名,老天,他終於回應我了,勉強的張了眼又無力的閉上,我請他不能睡覺,並給他信心喊話,他終於又張開了眼睛。

  男孩慢慢地恢復意識,終能自己起身,踉蹌的軟了雙腿,手仍不停的抖動著,然,當他脫下頭上的安全帽時,我嚇壞了,因頭頂都是血,他還告訴我他不要去醫院,這怎得了呢?

  警察終於來了,男孩也上了救護車,下班後我亦到曾漢祺醫院探視他,父親來了,一直問我經過並不斷的道謝。我的心不斷的感動,想自己一直都很害怕看見受傷與血的,昨天不知那來的勇氣,因當下的念頭就是想到那受傷的男孩否有足夠醫療保障,是這份工作讓我產生了道德使命感,趨前去關心頓時需要幫助的人。

  感恩這一切~~

  芝麻或綠豆,最近在思考自己是否仍是軟弱的小芝麻,我想,或者自己不是雖不是斗大的綠豆,但也勇敢的不再只是一顆小小的芝麻。

微笑的態度

  那個謐靜午後,我喝著鮮少點的花茶,而妳點了我常喝的熱拿鐵。

  這是我們聊天的另一個模式,我們在香草花房喝著三點一刻的下午茶,為了還妳這本書,我們開心暢懷地聊著。話題有孩子、生活、共同認識的朋友、周遭的趣事,還有妳們去加拿大划雪的所有,我羨慕著,妳們能如此放下一切的出去玩耍,縱使花光所有積蓄也無所謂。

  妳問我:「15年前我罹過乳癌,切除右側乳房;10年前亦切除左側,這樣能否投保醫療險?」

  我張大嘴,順口「哇」了很大聲,我肯定失態了,因為妳告訴我不必這樣,因為妳現在很好,並且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與健康的孩子。

  我是真的失態了,並且不夠專業,面對朋友或即將成為客戶的妳,我乍聞曾經有過的病史,竟是這樣的驚訝且不安。妳治療的非常好,且目前已不用服藥。我知道目前癌症已是普遍的病情,但15年前卻不多見,且當時的妳是如此年輕並未婚,且更令我感動的是,他在8個月後與妳結婚,原本兩人世界有不想要有孩子的你們,竟在5年前意外迎接小傢伙的到來,我喜歡這小傢伙,因為他,我們才得以成為友人。

  凡事呢,該怎麼說…我收起失態的驚訝,回妳慣有的笑容。我明白,健康生活的認真與態度是妳微笑裡無法抹滅全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