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

【光陰地圖0123】溫馨午餐

  2010年元月讀書會123自由日,這天,我們先離開文字,走進廚房,主廚是最可愛、溫暖的小麗姐姐。

  

   
  
  

  

  

  

  

  
  
  肚子很飽,心很溫暖,下一次,再進入文字堆中分享彼此的體會。

  

廣告

一瞬之間

  汽車疾馳在第一高,突然電話鈴響,姐夫在電話那頭 繄張不已的說,我家著火了,有沒有備用鑰匙放在媽媽家……

 

  車子急下西螺交流道回轉,我不言,丈夫與女兒們亦都不語,我心中祈禱,直唸南無阿彌陀佛,心慢慢靜下來。吐吶之間,吸取清淨的空氣,發覺腦袋傳來一陣清涼,許是因為有家人正在努力的謢持,有份堅定的力量漸漸進入車內。我握住丈夫的手,因為車速過於急馳,女兒在後座已都不適地嘔吐了。

 

  還在回家路上的我們,接到姐姐來電說狀況已解除,要我們別急,放慢車速,安全為要。頓時,懸空的心,放下。

 

  當然,嚇壞了許多人,後續,整理了二天,才將廚房整理好。到消防隊做筆錄,我直道抱歉,他們說:「幸好都沒什麼事,其實防火的觀念大家都有,只是都會忘記火爐是否開著而已!」不就是這樣嗎。我們總知道許多基本道理,但遇到事情出狀況,都是忘了原有的本意罷了!

 

  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;有些事卻是如此禁不起任何一次的經歷 。差之毫釐,失之千里;水火無情,得謹慎再謹慎。

 

  

秋收

  深秋,收穫的季節。

  紮著一束束的稻草,與草鞋無關;

  它們被整齊的排放,井然的安祥,

  成了失心的空。

 有些無力,

 彼此失序的依偎,

 溫暖的心也飽了你的胃,

 能否再來看我一眼,

 重溫春天柔情的美。

與Bubu相見之雜思

  11/3晚間八點在台中中友誠品書店,將兩個女兒帶往兒童館,請她們安心在這兒看書閱讀,交待翊涵要照顧妹妹,葵雅要跟著姐姐,等媽媽聽完Bubu阿姨的演講,就來這兒接妳們。她們開心地微笑說好。

  當時我與三姐已逾時十五分鐘,但那是開放的簽書會場,與座的人不是太多,似乎都是【媽媽是最初的老師】之忠實讀者,雖我鮮少留言,但花園裡的每篇文章我都不錯過。因為Bubu真心對待她的每個文字,善待每位到花園裡媽媽的感受,而我對於這款如親人般的隻字片語自是感動不已。

  其實當晚不太算是演講,反倒像是分享一般;Bubu提到她做事先後順序的一個理念讓我飽暖如宴;她說,

在生活中,都會先將「應該做」的事完成,再做自己「想要做」的事。

將事情分隔成這二類,然後分配好時間,自能在第一時間將責任完成後,就能更輕鬆自在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。

  在寫這篇文章的空檔,我又隨手翻了翻Bubu的媽媽書,書中的自序裡有一段:

兩個女兒有時非常可愛,有時十分惱人,在文章中,我之所以看起來平心靜氣,是因為該發的氣都直接對她們發完了,沒有殘餘。我從來都沒有辦法把孩子的問題放到隔天,當面講完之後還會寫信,但是因為講過了,寫起來就溫和許多。

  我笑了。原以為有時女兒吵嚷帶給我的惱怒,是我個性裡不夠完美的呈現。或者我不該要求太多美麗的景象,人生風景裡,母親的角色,我得再持續培養平淡、靜候的氣息。陪伴、等待孩子緩緩而逐步穩健的步伐。

  

停不了的即興

 圖/台中市文化局提供

 十月台中,氣候宜人,又到享受爵士假期的快樂時光。今年邁入第五個年頭的台中爵士音樂節,以「停不了的即興」為主軸,邀請知名國際樂團、亞洲首選樂團、國內爵士好手齊聚一堂,希望呈現國際級節慶活動的規模,也期待讓所有愛好音樂的民眾能有一個最輕鬆寫意的JAZZ假期。

  週末夜,我們也在其中,今年的樂迷多了,讓人感動,在我坐的草地隔鄰,還有一對「老朋友」,真的是老朋友,兩個約莫60出頭,衣著平實,如同隔壁大叔模樣的歐吉桑也在其中,令我心喜。

  其實令晚的樂音讓我感受更加輕盈的,還有我包包裡那張小信籤,那是粉粉在10/18時,置放於舞台前方一棵禿頂小樹的小信籤。

粉粉小籤

  

親愛的梧桐,

  春水堂,歷史悠久的一家店呀。

  此刻,我正坐在這兒遙望市民廣場,

  想像爵士樂飄來,想著梧桐會坐在哪裡,

  用什麼樣的姿態聆聽 今晚

  祝福你有個美好的夜晚。

  

翊涵 葵雅,

  你們好呀!

  一定有機會見到你們

  今晚阿姨注定缺席了

  下次見!

  找到它時,既興奮又感恩。

  粉粉的浪漫行徑,雖未謀面,卻意外帶來美好。如何道訴這份領受,還是盡在不言中。。。

  因為妳的祝福,那個夜真是美好。

窗口的生命力

 ◎ 廚房窗口外正在興築的鳥巢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清晨,從迷濛狀態中醒來,在料理台上準備著早餐,有點無意識,腦袋仍殘留著睡夢的昏沈。

  倏地,一陣啁啾聲自前方傳來,發現了意外的驚喜,就在正前方,我凝視著它應有五分鐘。巢內有一隻在舖床,巢外有一隻在銜乾樹枝,好不忙碌;它們到底弄多久了呢?我不清楚。

  應該是麻雀吧?對鳥兒完全沒研究的我們,七嘴八舌的猜著,就在巢外銜枝椏的牠不小心將枝椏掉了,又費力地成功銜到巢裡時,我們情不自禁的用力為牠拍手鼓掌。

  窗外這個生命力,每天都奮進的持續著,今早,也是一樣。有了不同風景的窗口,每早,我都充滿希望的認真對待。

道路上的老者

傍晚在小鎮最繁忙的路口,見到這三位年齡相仿的阿婆,

她們手上都有一致的東西,一把傘和一包菜。

瞧,左側這兩位婆婆不約而同地將傘擱在肩上,那包菜則吊掛在傘上,好可愛有趣。

不過紅燈秒數仍未讀完,婆婆們大步邁開,闖了!

她們不顧往來的車,自顧說話的直闖公路,看得我膽戰心驚。

仍記得有回在雨中駕車,行車前方道路上竟有個上了年紀的阿嬤,逆向騎著慢速摩托車朝我奔來,不得已我只好輕聲按了喇叭,不料阿嬤竟全然置之不理。

為了避開她,我也只好逆向繞過她。  

遇上這樣的老人家,這樣類似狀況真的層出不窮。

他們有人可能視力不佳,有人聽力不好,有人老是心存僥倖。

心存僥倖的老者顯然也不少,我最害怕遇上這樣心態的老人家,倚老賣老還好,就怕真出事了,才後悔不該在危險的道路上靠中慢走。

有多少老人家不懂道路規則?數字恐怕難以計算,心態應是他們更該明白的吧!

請叫我林小姐

  丈夫出差不在家,晚餐就剩一大口兩小口,吃不了啥飯量,於是索性不下廚,今晚廚房不開工,女兒細聲地說要吃比薩;也好,偶爾放縱一下口腔,拿起電話,晚餐14分鐘後就緒。

  給了櫃台電話,那位年輕的師傅說:「林太太,妳的餐已經到齊…….」「我是林小姐,不是林太太。」原以為這樣就可拿走我的美味比薩,結果那個阿迪仍搞不清楚什麼「林小姐」或「林太太」有什麼分別,讓我太陽穴頓時三條線。

  阿迪笑笑:「林太太不對嗎?」

  林小姐:「當然不對,因為我先生不姓林,而是我姓林。」

  阿迪:「那妳先生姓什麼?」

  林小姐:「貴公司現在規定女性顧客來拿比薩,還要報上先生的姓氏嗎?」天啊,我不禁啞然。

  阿迪:「林太太,妳不要生氣啦,我沒有惡意,只是關心。」

  林小姐無奈的再擠出一絲微笑:「我沒有生氣,再聽清楚哦,我是林小姐,廖太太。可以給我比薩了嗎?我女兒餓了。」

  阿迪仍「關心」的再問:「原來妳先生姓廖。」

  噢!他終於搞清楚了。實在感謝他的關心,或許下回仍有另一個林太太將受到關注^++^

  

煮紅豆湯

喜不喜歡吃紅豆湯?我超愛。這份甜品冬夏皆適怡,尤其是咱們女性;因為其鐵質含量相當豐富,具有很好的補血功能。不管是針對懷孕婦女產後缺乳情形的改善,或是一般女性經期時不適症狀的紓解,時常喝一碗熱呼呼的紅豆湯,都能發揮調經通乳的功效。

  在中醫學上,紅豆對於腎臟、心臟、腳氣病等形成的水腫具有改善的效果,這主要是來自於其所含皂角化合物的功效,除了可以利尿、預防便秘外,還具有解毒、催吐等作用。而皂角化合物在紅豆種皮部分的含量特別多,因此,煮食紅豆時千萬別去皮。 

  而我們一般用湯鍋或快鍋煮食的紅豆常會皮肉分離,不甚店家的「皮肉合一」好吃。最近我獨獲情報,得知如何烹煮綿密好吃的紅豆湯,雖然烹煮的時間稍長,不過口感真的好棒,喜愛紅豆湯的朋友不妨一試。

  1. 先將紅豆洗淨放入湯鍋裡,水淹過紅豆即可,瓦斯開大火,待水大滾時,將熱水倒掉,紅豆沖冷水。
    
這是撇步,讓豆子熱脹冷縮

  2. 再將紅豆置入鍋內,冷水再次淹過紅豆,再開大火,水滾時,加入二大碗冷水,持續大火滾煮後,關火,蓋上鍋蓋,燜30分鐘。
    悶的過程十分重要,千萬不要好奇去掀鍋蓋哦

  3. 瓦斯再開中火,水滾後加入一碗生水持續中火,水大滾後,再關火,蓋上鍋蓋,燜20分鐘。

  4. 試紅豆是否熟透,若已熟透,再開小火,一面加適量的水,一面試個人口味加入砂糖,水再煮開就完成了。

結實纍纍的土芒果

   
   
 
 

房東阿伯的土芒果樹

   

  
  
過年前,這棵不大不小的芒果樹已開著花,休了九天的年假來到辦公室,驚為天人,怎長了許多許多小小的果實。

結實磊磊的果實

 

   春分時,它的果實愈發碩大,芒果拉著枝幹彎了腰,直到主幹快要撐不住這不得了的重量,細心的阿伯找來一根鋁棒,暫時給了它一個支柱了。

     
   
 

碩大肥美的果實

 

  主人說,這棵芒果樹約十二年了,每年都有許多果實,今年特別多,不過樂善好施的兩位老人家總將這甜美分送給喜愛的人。

  這土芒果醃漬一下可成酸酸又甜甜的「情人果」。

  您也來顆情人果嗎?我怕酸,全送您了。

年,溜走了

終於有時間靜下心來好好敲敲鍵盤,這個年假,顯得單調又觸目驚心,長長的假期怎一眨眼又溜走了。總是匆匆,顯得慌亂,想來有些空虛。

  今年原也沒打算長程旅行,心想這麼長的假,想必走到那兒都是人吧!原意在家的周邊與家人走走逛逛,或者吃吃喝喝,或到幾位久未謀面的親戚朋友家〝行春〞。怎料除夕回到婆家,家中有個小病人琳琳(小叔的二女兒,目前中班),她得了腸胃炎,家中其他小朋友必須與其隔離,因她嘔吐不斷,看來是有傳染跡象。

  因怕小姐妹之間相互感染腸胃炎,除夕和初一晚上萱萱(小叔的大女兒,目前小一)到我們房裡睡,可怕的事竟然發生了,在初二晚間,萱也開始了嘔吐現像,而且嚴重到膽汁都吐出來了。可憐的小人兒,竟只能對著垃圾筒不斷宣洩她胃裡的翻騰,看得我真是心疼不已。

  初三中午準備午餐之際,在切著現摘的蔥花時,我竟那麼不小心的將左手食指的指甲給削了那麼一塊,嚇到一旁炒著菜的小嬸,她驚叫一聲直呼著丈夫:「大哥,大嫂的手被刀子切到了。」這下嚷的全家都聽到啦,成群的家人莫不關心著異口同聲的說:「怎不小心一點呢?」我也不知道啊,它就這樣切下去了。事後其實我自己是很害怕的,因為它為什麼都不痛,在丈夫為我擦藥時,才覺血流的厲害,對於血流極為害怕的我只能將傷口貼緊封紮著,眼不見為妙。

  初三傍晚我們驅車回媽媽家吃團圓飯,途中翊涵即嚷著肚子痛,原以為她是暈車,結果一下了車回到外婆家涵就嘔吐了,人也顯得疲憊不已,因為萱和琳的不適,我們趕緊就近到診所看診,確定是腸胃病的涵捱了一支針,可是藥卻怎麼也吃不下肚,不管是開水或任何食物只要一入腹,即馬上被嘔吐出來,在整個沒有吃東西的當夜,涵已嘔吐的十幾遍,折騰一個晚上,心急的馬上送孩子到彰化基督教的兒童醫院急診,吊了點滴,止了吐,可是回到家卻又仍是吐,如此來來回回的三趟,在初六的當晚才稍有起色。

  在兒童醫院的夜裡,因為急診室沒有讓家屬休息的位置,我和丈夫趁著涵熟睡的當時,到診間外的休息區閒聊著,嚇見半夜的急診室依然人聲鼎沸,好多孩子發著燒,好多孩子肚子痛,那些帶著孩子來急診的父母和我們一樣心急吧!我看著年輕的醫師忙碌的為孩子們聽診,他們亦必須犧牲和家人過節的時刻,仁心仁術的白袍天使,令人敬重。

  幸好孩子恢復的快,年也在涵的休養當中溜走了,或者金豬年,是有不一樣的體會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