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

虎年賀喜

今年給親朋的新春簡訊:

新年恭喜虎(福)來到

虎虎生風能量罩

如虎添"億"旺荷包

梧桐祝您虎(福)氣好

廣告

一瞬之間

  汽車疾馳在第一高,突然電話鈴響,姐夫在電話那頭 繄張不已的說,我家著火了,有沒有備用鑰匙放在媽媽家……

 

  車子急下西螺交流道回轉,我不言,丈夫與女兒們亦都不語,我心中祈禱,直唸南無阿彌陀佛,心慢慢靜下來。吐吶之間,吸取清淨的空氣,發覺腦袋傳來一陣清涼,許是因為有家人正在努力的謢持,有份堅定的力量漸漸進入車內。我握住丈夫的手,因為車速過於急馳,女兒在後座已都不適地嘔吐了。

 

  還在回家路上的我們,接到姐姐來電說狀況已解除,要我們別急,放慢車速,安全為要。頓時,懸空的心,放下。

 

  當然,嚇壞了許多人,後續,整理了二天,才將廚房整理好。到消防隊做筆錄,我直道抱歉,他們說:「幸好都沒什麼事,其實防火的觀念大家都有,只是都會忘記火爐是否開著而已!」不就是這樣嗎。我們總知道許多基本道理,但遇到事情出狀況,都是忘了原有的本意罷了!

 

  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;有些事卻是如此禁不起任何一次的經歷 。差之毫釐,失之千里;水火無情,得謹慎再謹慎。

 

  

秋收

  深秋,收穫的季節。

  紮著一束束的稻草,與草鞋無關;

  它們被整齊的排放,井然的安祥,

  成了失心的空。

 有些無力,

 彼此失序的依偎,

 溫暖的心也飽了你的胃,

 能否再來看我一眼,

 重溫春天柔情的美。

與Bubu相見之雜思

  11/3晚間八點在台中中友誠品書店,將兩個女兒帶往兒童館,請她們安心在這兒看書閱讀,交待翊涵要照顧妹妹,葵雅要跟著姐姐,等媽媽聽完Bubu阿姨的演講,就來這兒接妳們。她們開心地微笑說好。

  當時我與三姐已逾時十五分鐘,但那是開放的簽書會場,與座的人不是太多,似乎都是【媽媽是最初的老師】之忠實讀者,雖我鮮少留言,但花園裡的每篇文章我都不錯過。因為Bubu真心對待她的每個文字,善待每位到花園裡媽媽的感受,而我對於這款如親人般的隻字片語自是感動不已。

  其實當晚不太算是演講,反倒像是分享一般;Bubu提到她做事先後順序的一個理念讓我飽暖如宴;她說,

在生活中,都會先將「應該做」的事完成,再做自己「想要做」的事。

將事情分隔成這二類,然後分配好時間,自能在第一時間將責任完成後,就能更輕鬆自在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。

  在寫這篇文章的空檔,我又隨手翻了翻Bubu的媽媽書,書中的自序裡有一段:

兩個女兒有時非常可愛,有時十分惱人,在文章中,我之所以看起來平心靜氣,是因為該發的氣都直接對她們發完了,沒有殘餘。我從來都沒有辦法把孩子的問題放到隔天,當面講完之後還會寫信,但是因為講過了,寫起來就溫和許多。

  我笑了。原以為有時女兒吵嚷帶給我的惱怒,是我個性裡不夠完美的呈現。或者我不該要求太多美麗的景象,人生風景裡,母親的角色,我得再持續培養平淡、靜候的氣息。陪伴、等待孩子緩緩而逐步穩健的步伐。

  

停不了的即興

 圖/台中市文化局提供

 十月台中,氣候宜人,又到享受爵士假期的快樂時光。今年邁入第五個年頭的台中爵士音樂節,以「停不了的即興」為主軸,邀請知名國際樂團、亞洲首選樂團、國內爵士好手齊聚一堂,希望呈現國際級節慶活動的規模,也期待讓所有愛好音樂的民眾能有一個最輕鬆寫意的JAZZ假期。

  週末夜,我們也在其中,今年的樂迷多了,讓人感動,在我坐的草地隔鄰,還有一對「老朋友」,真的是老朋友,兩個約莫60出頭,衣著平實,如同隔壁大叔模樣的歐吉桑也在其中,令我心喜。

  其實令晚的樂音讓我感受更加輕盈的,還有我包包裡那張小信籤,那是粉粉在10/18時,置放於舞台前方一棵禿頂小樹的小信籤。

粉粉小籤

  

親愛的梧桐,

  春水堂,歷史悠久的一家店呀。

  此刻,我正坐在這兒遙望市民廣場,

  想像爵士樂飄來,想著梧桐會坐在哪裡,

  用什麼樣的姿態聆聽 今晚

  祝福你有個美好的夜晚。

  

翊涵 葵雅,

  你們好呀!

  一定有機會見到你們

  今晚阿姨注定缺席了

  下次見!

  找到它時,既興奮又感恩。

  粉粉的浪漫行徑,雖未謀面,卻意外帶來美好。如何道訴這份領受,還是盡在不言中。。。

  因為妳的祝福,那個夜真是美好。

窗口的生命力

 ◎ 廚房窗口外正在興築的鳥巢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清晨,從迷濛狀態中醒來,在料理台上準備著早餐,有點無意識,腦袋仍殘留著睡夢的昏沈。

  倏地,一陣啁啾聲自前方傳來,發現了意外的驚喜,就在正前方,我凝視著它應有五分鐘。巢內有一隻在舖床,巢外有一隻在銜乾樹枝,好不忙碌;它們到底弄多久了呢?我不清楚。

  應該是麻雀吧?對鳥兒完全沒研究的我們,七嘴八舌的猜著,就在巢外銜枝椏的牠不小心將枝椏掉了,又費力地成功銜到巢裡時,我們情不自禁的用力為牠拍手鼓掌。

  窗外這個生命力,每天都奮進的持續著,今早,也是一樣。有了不同風景的窗口,每早,我都充滿希望的認真對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