敦厚言語

去中華電信,
見一年輕媽媽攜一幼子來繳費,
他們且將離開時,
媽媽走在前頭,幼子在後頭喊等等我~

此時那位腿上有著美麗刺青的媽媽溫柔的對幼子說:
「我永遠都會等你的,你別急,慢慢走~」

多麼美,多麼慈愛的一句話,在無意間聽見,
讓我感動好久~~~~

******
我們諸於孩子,不只是刻意的說愛或寵溺,
在孩子無時無刻的反芻中,
敦厚的言語對待,會讓他們更明白父母細微的給予。

廣告

又見木棉花開

DSC02744.JPG 

女兒就讀的小學,一入校門口即有成排木棉花。學校就在家的對面,很近。每天看著木棉簇簇開啟、掉落,才想起這些木棉少說也有30年,因為小學也是我的母校。奇妙的人生將我的生命延續至老木棉的花開季節。

 

從小學有木棉記憶是因那是當時的打掃公共區域,很開心木棉花灑滿地,可以讓貪玩的心有理由在教室外頭多待些時候。離開小學,再也沒有一個學校有如此成排的木棉可供回憶,直到開始寫部落格,竟在網路上遇見這道木棉,他的花開有了綠光。

 

記得第一回在木棉留言是在這篇《越過,就是春天了》,我說:

嘩,該怎麼說呢?面對這樣的病痛。

今天中午我驅車帶女兒外出,開始下著雨,隔道上的成排木棉花開的錦蔟,忽地!掉了朵砸向我行駛中的擋風玻璃,巨大聲響,讓我和女兒都放聲大叫,停紅燈的當下,我瞧了瞧玻璃,沒事。瞬間加快的心,終能漸緩。生命中總有那麼讓人料想不到的事,是謂無常,是嗎?當面對無常的是自己時,又該如何安慰周遭親友的心?親愛的常實師,樂得師,加油!加油!」

 

樂得師父回應:

「謝謝梧桐分享這段珍貴的經驗。就是這樣。恐懼,來自於對當下內外情境的不明白、模糊、不解。
恐懼,來自於心中預設的景況讓自己錯失真實。生,是怎麼一回事;死,又是怎麼一回事?
生,是這麼;死,又真是這麼?清楚、明白地看著。
看著,這身心經歷樂,也經歷了苦。
不就是這麼著?於是,「我瞧了瞧玻璃,沒事。瞬間加快的心,終能漸緩。」一齊加油。
^______^」

 

樂得師父的文采與溫暖,常常用文字咧著大嘴而笑,值此木棉花開,我在成排的木棉道裡,似乎也看到了^______^

親近的陌生人

  生命晃動,即將邁入不惑的光景,看見愈來愈多愈多的離別,算是正常?

  但是生命因為情感疏離而忽略彼此健康造成的死別,卻是如何的椎心亦換不回遺憾一生的悔恨。朋友michi就是這樣。 

  沒有工作的丈夫已經自己瞧不起自己,更惶論他人眼光。想要離婚的念頭在michi心中揮之不去,總是想著等孩子大些再處理她與丈夫的關係。夫妻總是心形相悖離,雖生活一起,卻像是住在一起的陌生人。

  丈夫告知肚子痛時,家人不以為意,叫他吃吃五塔散或胃散,應該一下子就會改善肚子痛的症狀,殊不知死神已悄悄來到身邊,送醫6小時後時已回天乏術。

  不到一天光景,便已天人永隔。雖平時情感疏離,一旦遇上這樣的事,仍是難以接受的痛。

  許多事總是遇上了才懊悔當初不該如此,michi直說她怎不多關心丈夫一些就不會這樣。或許是吧….稍微關心一點點難關或許不會那麼早到來,但是誰知道呢?誰會料到無常來的這麼快,讓人措手不及。

  

  

【光陰地圖0117】也是一個時候

 

  17日,我們還是遲到了,波斯菊只殘存乾枯的枝椏。雖然一大片的花田已不復華麗的美,但這也是一個時候,我們欣賞到的,是葉落花殘之時的另一番風華。

  原以為孩子們會說:「噢!花都沒了。」但我真訝異她們換另一個說詞:「沒關係,還是有花呀,只是比較少而已,而且,媽媽,妳看,小小花反而漂亮耶。」一直以為孩子會有的反應卻不一樣了,她們開始學習對待事物轉換的另一種接受,這也是長大的一個時候。

【光陰地圖01.15】向上,路

  車在街口,向右,是我的辦公室座落地點;向左,有個台中老市場,那兒,有許多老台中人的眷戀與每天早起的去向。媽媽們需要在市場裡張羅一家大小的五臟廟。

  忘了當天向右或者向左,如果可以向上,車是無法到達想像的所在,那心呢?心是否能如車實向上?

  力量,心能給予,自己為自己塑造目前的氛圍,原地打轉或者停留,但看不再向前的阻礙,如果能夠給予,每一份微淺的笑都是必需。然,當自己忘了給出自己微笑時,力量到那兒去了?它頑皮的外出遛答。

  msn中,問候Iko,文字語言裡,她嗅出我的現況恬靜,我笑說,這是目前我所需要的。是我掩飾的好,或大體上我是Iko認識的模樣與人互相。我回想到,過於感性的性格,是特色;就工作而言,得再下修一些感性成份。好兩難,如何衡量理性與感性的成份,我不想要分配,這過於矯情。